公司专注工业防腐防锈漆产品销售/施工一条龙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150-3218-1151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文章
文章中心NEWS CENTER

桥梁钢管桩适用哪些重防腐涂料?

时间:2023-11-22

  钢管桩是桥梁基础的承重结构,且不可更换,是最需要关注的腐蚀防护结构。钢管桩跨越多种腐蚀区域,腐蚀性最强的是飞溅区,全浸区和海泥区的腐蚀性相对较弱。但是,这两个区域的腐蚀因素却比较复杂,处于全浸区的部分受到海水中溶解的气体、海水流速、悬浮泥沙、温度、压力、海洋动植物、微生物活动、海洋资源开采、渔业作业、远洋运输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而海泥区影响腐蚀的因素有微生物、含水量、土壤电阻率、离子浓度等。

  钢管桩是海港码头和近海设施建设中非常重要的钢结构,是钢管桩码头的承力构件。与混凝土桩相比,钢管桩承载能力大,抗压、抗拉、抗剪切力、抗震、抗风荷载能力强;其规格多,可选余地大,管径可以达到2100mm,壁厚6.9~25mm;桩长易调整,易于割桩和接桩。尽管钢管桩的单价较高,但是单桩承载力高,布桩数量少,可以缩小基础承台,施工进度快,后期处理容易,因此综合效益高。

  钢管桩的防护采用过热喷涂涂层,挪威1975年建成的Troms海滨桥,在钢桩暴露于浪花飞溅区的部分上喷涂160μm厚的铝金属涂层,然后再涂装封闭涂料进行防护。一年后在钢桩上出现直径达2-6cm鼓泡,鼓泡中发现红锈,且大部分表面出现裂纹。随着有机涂层技术的发展和性能的提高,有机涂层开始大规模用于桥梁钢管桩的防腐。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内防腐界开始在码头钢管桩上应用熔结环氧粉末涂层。该涂料在某种程度上与钢管形成了化学结合,使其具有优秀的防腐性能。1997年宁波小港协和石化码头钢管桩的潮差区、飞溅区进行了环氧粉末涂层防腐,工程设计寿命为50年,涂层设计寿命为30年。涂层厚度设计为400μm-500μm,经过近20年的使用,涂层依然处于良好状态。

  码头钢管桩重防腐涂料中,主要应用的涂料品种有环氧煤沥青涂料、聚氨酯涂料、改性环氧玻璃鳞片涂料、聚酯玻璃鳞片涂料、无溶剂超强环氧及环氧粉末涂料等。

  一、环氧煤沥青涂料

  环氧煤沥青涂料是传统的防腐蚀涂料,耐海水腐蚀性强,曾经是钢管桩上的重要应用品种,主要有厚浆型环氧煤沥青涂料和无溶剂环氧煤沥青涂料两类。由于沥青是致癌物,欧美国家对环氧煤沥青涂料的应用限制,因此目前应用已经不多。

  二、聚氨脂涂料

  聚氨酯涂料物理机械性能良好,漆膜坚韧耐磨,附着力强,耐腐蚀性优良,漆膜耐酸碱、抗盐雾性强,用于钢管桩的聚氨酯涂料,有双组分固化型、湿固化型和无溶剂聚氨酯涂料。聚氨酯涂料的固化速度快,即使在冬天也能快速固化。

  三、玻璃鳞片涂料

  以具有很好的耐化学性能玻璃鳞片作为主要防锈颜料的涂料,称之为玻璃鳞片涂料。根据不同的应用环境,有环氧玻璃鳞片涂料、聚酯玻璃鳞片涂料和乙烯基酯玻璃鳞片涂料等。玻璃鳞片的厚度在2~5μm,这样能保证涂料中有数十层的鳞片排列,形成涂层内复杂曲折的渗透扩散路径,使得腐蚀介质的扩散渗透路线变得曲折弯曲,很难渗透到基材。玻璃鳞片片径纵横越大,涂层的抗渗透性能越强。玻璃鳞片把涂层分割成了许许多多的小空间,固化后收缩率小,大大降低了涂层的收缩应力,减少各接触面的残余应力,增加了附着力。

  四、超强环氧漆

  超强环氧漆是一种双组分高强度高性能涂料,特点是高固体分、高机械强度,耐磨性好。固化后具有优良的耐淡水、海水、防腐蚀、耐磨蚀性能。而超强环氧漆一般在配方中采用中、低分子量混合环氧树脂与聚酰胺/聚胺混合固化剂,在固化成膜时,聚胺与低分子量环氧反应,形成高交联密度的坚硬漆膜,而中分子量环氧与聚酰胺反应生成分子间距较大的长分子链,使漆膜具有优良的柔韧性。又加入硬质填料,从而使漆膜具有突出的耐磨性,耐含泥沙江水、海水冲刷的性能。

  五、环氧粉末涂料

  环氧粉末涂料漆膜坚固,耐蚀性强,耐酸、碱、抗湿热、抗盐雾。环氧粉末涂料不含有机溶剂,固体分100%,减少对人体危害、对环境的污染,涂料利用率高,过喷的粉末可以回收利用。钢管桩环氧粉末涂料的施工,从表面处理、粉末喷涂、烘烤固化、冷却成品至包装,都可以在整条流水线上进行,施工进度性,减少劳动力。但是环氧粉末涂料在钢管桩上的涂装应用局限性也是明显的,流水线一次性投资大,涂料的配色比较困难,流水线喷涂设备换颜色喷涂较为困难。环氧粉末涂料用在钢管桩上的另一个缺点是对吊装打桩时造成的破损部位,无法进行修补。

  六、结语

  我国处于海洋桥梁建设快速发展时期,桥梁规模、结构复杂程度及耐久性均较以往桥梁有大幅度提高。海洋桥梁的腐蚀防护问题日益得到重视,加强其腐蚀防护工作是保证海洋桥梁耐久性的关键。海洋桥梁的腐蚀环境包括从大气到土壤,环境复杂多变,必须依据腐蚀环境和桥梁结构进行有针对性地且严密的腐蚀防护设计。桥梁的腐蚀防护目前仍然针对混凝土和钢结构为保护对象,提倡采用新技术、新材料解决海洋桥梁建设遇到的新的腐蚀问题。桥梁的腐蚀防护问题是安全和经济的问题,在耐久性要求大大提高的情况下,提倡采用全寿命经济方法,转变思路,综合考虑而非仅考虑初期投资成本,为桥梁能更好的服役做铺垫。对目前蓬勃兴起的桥梁结构寿命预测技术,应在桥梁的设计中予以大力支持。而对海洋桥梁的腐蚀监测是维护在其服役过程安全运行的重要保障手段,是对桥梁按时进行检测和维护的前提,必须重视。海洋桥梁的腐蚀防护问题,需要设计者、建设者和管理者携手共同解决,任何一个链条脱节都无法保证桥梁的长期安全。

产品展示